幸运之枭淡楠

随性讲些故事,故事不好听,让您见笑。

父兄不过是刀铭所刻的缘分罢了……
这句好戳我!!!

07:

好甜啊啊啊啊

漂在魔方里的咸鱼:

一个二个都发了我也跟风发一发恋病内页…………  感觉印出来好看很多……虽然显得我线条更加毛躁了……

主体虽然是假孕症,但是是个糖,一开始闹着玩玩着玩着因为想太美差点自己都信了之类的……

既然鲶尾骨喰都能拿回记忆……那是不是说明一哥也……

哇……

作为一个墙头草,突然很期待三明鹤一期修罗场【你】

不过说真的……三人行不好吗?【被打】

很多时候,很多太太的图里,这两个人都是抱在一起,互相坐在对方的怀里,腿自然而然的环绕着对方。

老实说,即使是正太,这个姿势透露出来的占有欲可不是一星半点又或者笑笑就能揭过去的。不过,大概是因为我很喜欢,所以比较在意这种构图吧OJL

双向独占欲,双向暗恋却不挑明。
互相对对方说着暧昧的话,却是未交往前提,以及真的捅破窗户纸反而害羞起来的纯情样子…………
你们是想靠萌来让本婶离职么!?不,我不会就这么消失的——【你】

还有就是我果然还是喜欢那种刀刀得到人身和熟练操纵间需要练习的设定。先到的人自然有着优势。
面无表情却早已经樱吹雪,提问什么是笑容被手指抵着扬起嘴角,想要学会书写第一次却是从你的名字开始,问起为什么会落泪才第一次习得悲伤。能够分享的第一次更多更多,因为对方而渐渐改变。
幸甚有你。
唯愿有你。

…………所以果然搞个厚藤四郎的消失怎么样?

最近一段时间近侍是厚酱……
然后永远在九点到十一点登不上去本丸……
药哥我跟你俩说,你们婶婶本来就不是什么正经婶,你们这样搞事情………
婶婶我
……………
…………
………
……
好高兴【不是】
同队的信浓后藤啊,骨喰鲶尾啊…其他三队人虽然出门远征去了,咱家本丸可还有毕业前一队在家呢,虽然大太和太刀部屋离你们有点距离吧。
你们几个……
等我考完试看我不把车速飚上180+【指】
你们就给单身婶狂吃狗粮吧!
不,我才没哭!我只是要去复习了!

1818黄金眼:

太太给我留评论或者回复我了,给太太打字的时候删删减减然后又觉不妥全删掉重新打…简直就像给自己喜欢老久的男孩子告白一样纠结……不过还是好幸福啊嘿嘿嘿

悄悄地吸一口太太产的粮,觉得自己还能再战。
入坑不深不敢乱写,没有资料恨不得入住图书馆简直是心头之痛。
……
多读书,读好书。
人啊,总是在没啥的时候想啥。

【满地打滚】

入职400+天,第一把自己锻出来的爷_(√ ζ ε:)_
我满足了【升天】
虽然估计练的可能性不大……

我想要到达的地方,如果不是自己的双脚踏在那里,听谁说好与坏,都只不过是听闻。
我想要实现的梦想,如果不是自己的双手拼命完成,对于自己而言,都终究是个遗憾。

好好活下去啊。
不是还有那么多的欲望没有满足吗?
即使狼狈不堪,涕泪满面,手脚并用也要好好的抵达那个终点线才行。

参考花丸的纸人显现设定,那么婶婶的灵力散去后,应该留下的是纸人和刀剑本体。那么凭依物就…?还是模拟肉体与灵魂?能够在本丸所在之所行走的肉体,和能够在时空中移动的灵体?
嘛嘛…说的远了,总之是个刚刚显现还不太熟悉人身和对于人身的感觉不敏感的故事。
keyword:满手水泡,无表情,哭泣和笑容,合适的时间合适的表情,人子